首页-->廉政文化-->清风文苑
清朝诤臣廉官孙嘉淦
】作者:孙鹏举  来源:洛阳市纪委监委网站   时间:2019-04-04 18:31:40  浏览 人次
 

《雍正王朝》是大家非常熟悉的电视剧,其中有一个叫“孙嘉诚”的人物,他虽然相貌丑陋,出场不多,却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因为他敢于犯颜直谏,敢于弹劾悍将年羹尧,令弱臣侧目,令雍正刮目相看。其实孙嘉诚此举正合了雍正欲除骄将的心思,最终促成了雍正杀死了年羹尧。

孙嘉诚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其实是有历史原型的,他就是被现代史学家郭象升评为山西清代名臣第一人的孙嘉淦。

孙嘉淦(1683-1753年),字锡公,又字懿斋,号静轩,赐谥文定,山西兴县人,历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朝,是康乾之际的敢言直谏的名臣。历任国子监祭酒、顺天府尹、河东盐政、左都御史、刑部尚书、吏部尚书、直隶总督、湖广总督。在其40余年的宦海生涯中,以突出政绩和敢于犯颜直谏而蜚声朝野。与《雍正王朝》中的孙嘉诚被年羹尧所杀不同,孙嘉淦70岁大寿时,被乾隆皇帝赐给御书“清班耆硕”匾。乾隆十八年(1753年),孙嘉淦薨于吏部尚书任上,终年71岁。皇上听说后,对大臣说:“朝中少一正人矣!”其子孙孝愉扶柩归里时,“铭旌归送者缟素如云,朝为之空,彰益门内外,车马填塞数十里,皆举音以过丧”。

忠诚事主 犯颜直谏

观孙嘉淦生平,似乎并无弹劾年羹尧一事,但说他直言敢谏却并非虚言。康熙驾崩之后,雍正承继大位,年届不惑的孙嘉淦,却敢给新皇帝上书,劝诫三件事:亲骨肉、停捐纳、罢西兵。大家知道,康熙末年“九王夺嫡”,八王爷人多势众,但最后雍正胜出,虽然为了笼络八王爷,雍正给他加官晋爵,但八王爷觊觎帝位之心不死,做了不少坏事,为了稳定地位,雍正剪除先帝八子、九子,虽是出于无奈,但毕竟落下了戕害兄弟之名,影响是相当地不好。所以,孙嘉淦 “和兄弟以笼民心、固帝位”之策,虽出于好心,但仍不免捅到了雍正的伤疤上,引起满朝震动、龙颜大怒。当此危急时刻,雍正老师朱轼为之求情说:“嘉淦诚狂,然臣服其胆。”雍正思后亦笑说:“朕也服其胆。”就免他一死,保留了孙嘉淦在翰林院的工作,后来又提升他为国子监司业。此事过后,孙嘉淦令名日重,朝野倾服。后又因他有清廉之名,委之任河东盐政。在别人眼里,盐政是个肥差。孙嘉淦得此差,皇帝正用其长,为国把守财门。

为治官员吃空饷,主动自削养廉银

河东盐政是河东盐池的主官,大都由封疆大吏兼任。雍正称帝后,河东盐政由陕甘总督年羹尧兼任,因他忙于军务,疏于管理盐政。

孙嘉淦到任后,发现积弊甚重,连最低职位的官都要藏货纳脏。有的军政要员居官别处,却在此处领取养廉银,此种情况非在少数。

孙嘉淦先查明河东盐池征收的公务管钱等银两计十万四千两,其中五万两上缴国库充饷,五万四千两用作养廉之用。孙嘉淦又将公务款登记册的案底找来,核算一年中的公务用款所需,远远低于五万四千两。也就是说官员们得到的养廉银实在是高得出奇。一个盐政的工资比朝中的三品大员的年薪要多出三四倍。

已不正不能正人,改革先从自已身上下手,孙嘉淦将自已一年的养廉银一万三千两减去五千两,以为“留八千两尽可足用”,将运司(盐运使)养廉银一万两减去四千两;运同(盐官)养廉银三千两适中,则不需要削减。孙嘉淦对违制领取养廉银的西安将军、宁夏将军、四川副都统等很多官员,也统统削减。省出来的钱加上岁银五千两,一并充公计有两万两。为了防止“挪移侵蚀之弊”再次发生,孙嘉淦从整顿盐池财务入手,建制立章,取消了私设多年的“小金库”。

孙嘉淦之举符合实情,顺民意,保民生、促进了盐业的健康发展。同时,他的廉能之名更为卓著,盐官敬之,民众人人称颂。

载砖作银回乡里,乾隆欲赐十万金

我们从小说、戏剧中看到过古代廉官退休,因怕乡亲嘲笑无能,以砖装箱,冒充银财的故事。其实这样的事并非是作家虚构,是有生活原型的,孙嘉淦就是这样的人。

孙嘉淦晚年,自觉精力不济,多次乞求退休。在他65岁那年,乾隆准许他告老还乡。

离京时,孙嘉淦让家人上街雇了十辆马车,除将家里的杂物收拾打包外,又把堆置的砖头全部装入箱内,声势浩荡地走上返乡路。

于是有人将此事禀报乾隆,说他廉洁是假,贪财是真。乾隆一听,雷霆震怒,当即命人截堵孙嘉淦一行。让他上殿回话,皇帝问:“孙嘉淦,你一贯为官清廉,何以攒了几十箱金银财宝?”孙嘉淦回奏道:“臣为官三十余年,朝廷的俸禄用于日常开销,所剩无几。箱子里除了皇上的一千两赏银,都是些破砖烂瓦,并无多少金银。皇上若不信,请亲自验看。”乾隆命人当场查验,竟真如孙嘉淦所说。

众人傻了眼,乾隆感动万分,说:“孙爱卿,你告老还乡,驮这些废砖头何用?”

孙嘉淦回答道:“臣做官多年,并未攒多少家私。如今两手空空返乡,百姓以为朝廷不体恤臣下,嘲笑臣为官窝囊。臣这样做,一者为给皇上争点光彩,二者可将砖运回老家,给土窑洞挂个砖面,臣住进去可以安度晚年。而这些来自皇城的砖,也可留个念想。”

乾隆感动之余,立刻降旨:见一驮砖头,给一驮银子。共计可换十几万两银子。

一生清廉的孙嘉淦虽然顿感皇恩浩荡,但仍不失其廉洁本色,忙说:“不可,不可!朝廷一草一木,均属国家,不能随意花费。臣用不了那十几万两银子,臣以为有一块砖头,给一两银子便足够了。”最终,孙嘉淦以五千块砖头换得五千两银子。


 
 
 
关于我们 | 郑重声明 | 网上调查 | 联系我们
Copyright@2008-2013 中共洛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洛阳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
豫ICP备05009955号 地址:洛阳市洛龙区开元大道218号
访问统计:
技术支持:“河洛清风”网编辑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