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-->廉政文化-->史海钩沉
吕维祺:忠臣气节
】作者:李留拽  来源:   时间:2018-10-19 12:33:22  浏览 人次
 

万历十十五年春,吕维祺出生于新安县。吕维祺天资聪颖,学习刻苦,很快便脱颖而出。万历三十年,十六岁的吕维祺因考试成绩优异,考上了秀才,成了县儒学的一名附学生员。第二年他再创佳绩,一举考进了全县前二十名,跳过增生,直接成了一名廩膳生,享受到了每月六斗米的粮食补贴。

万历四十年,吕维祺第二次到开封参加乡试,考试科目为《春秋》。这次他考了全省第24名,成功考上了举人。

万历四十一年春(1613年),26岁的吕维祺奔赴北京,经过会试(主考官是科学家徐光启)和殿试,获得三甲第87名,全国第157名,被赐同进士出身。

在刑部实习半年后,吕维祺被安排到山东省兖州府做了推官,行政级别正七品。所谓推官,也就是司法官,其职位相当于现代的兖州中级法院院长。

刚一上任,吕维祺便撰写一副廉政对联贴于衙门门口,上联是:“天真有赫枉三尺,三尺难逃。”下联是:“夜岂无知受一文,一文不值。”

清理冤假错案

司法工作是推官的本职工作,吕维祺一上任,就走进监狱,对犯人们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。他只要与犯人交谈,就先问狱吏是否敲诈勒索,但凡回答有的,他就仔细审问。弄清冤假错案情况后,他立即拨乱反正,为犯人平反昭雪。但凡审案,他从不动用酷刑,供词都是由犯人当堂看过,再签字画押。由于他办事认真,不枉法、不贪财,就连犯人们也喜欢让他审理。

敢于为民作主

到了明朝后期,藩王遍天下,山东兖州就有一个。这个藩王依仗自己是皇帝本家,凌虐士民、辱骂县官,无人敢管。吕维祺先礼后兵,他给宗室写信,让其自律。有一个藩王子弟抢了街民张应选四十两银子,反倒诬告张应选,说他偷盗。被吕维祺查明真相,对当事人进行了惩戒,并将银子退还张应选。

绎山是兖州的一个旅游景点,达官贵人到兖州时都要到绎山游玩。由于山路崎岖,行走不便,县官便向兖州百姓摊派徭役(义务工),抬达官贵人们上山,使兖州百姓苦不堪言。吕维祺知悉后,通知县官取消了这一做法,减轻了农民负担。

积极救荒

万历四十三年,山东西部大旱,赤地千里,百姓断粮,人人相食。吕维祺冒着风雪,骑马到灾区勘察灾情,具实上报。他捐献工资白银六十两,并自毁银带,换钱一百多缗,周济灾民。他设粥厂,建救灾房安置灾民,开办临时医院为灾民治病,避免了瘟疫的发生和扩散,经过细致工作,数万灾民得到了及时安置。

立会讲学

万历四十四年,吕维祺成立山左大会和二十七个分会。他带头讲学,并购买良田五十亩,以其地租收入做为办学经费,他还捐献一部分工资,划拨节余的办公费做为办学经费。为了使贫穷的读书人能够安心读书,他买谷一千余石,对贫穷的读书人进行了赈济。

不畏“权贵”

从天启初年开始,太监魏忠贤便把持了朝政大权,形成了“阉党”。天启二年,为打击“东林党”,“阉党”决定实行文化专制,捣毁各地书院,禁止讲学。一时之间,阴风吹地,各地书院纷纷被毁。

面对此恶劣的政治阴风,吕维祺不为所动。为了保住芝泉书院,他灵机一动,在芝泉书院内安排了一个房间,里边供奉了洛阳地区的七个先贤(程氏兄弟、司马光、邵雍、曹月端、尤时熙、孟化鲤)的灵位,然后他把芝泉书院改名为七贤祠,继续在里边讲学。阉党不能毁了先贤祠堂,只得扬长而去,书院遂得以保全。

河南也有魏忠贤的党羽,他们大造舆论,在省城开封拆迁二千余户,准备在天启四年动工为魏忠贤建一个规模宏大的“生祠”。 吕维祺从传教士金尼阁口中得知此事,不禁义愤填膺,为一个太监建生祠,真是岂有此理。他再也坐不住了,立刻直奔开封,对筹办的人说道:“发眉男子,岂能媚人,我等助工斯文扫地矣!”

说完,吕维祺当着众人的面,将助工簿撕的粉碎,河南的修祠工程就此终结。

“食君之禄,分君之忧”

 崇祯三年四月,吕维祺被提拔为南京户部右侍郎(三品),总督仓场。这时的南京户部仓库破旧不堪,仓仓漏雨,场场露天,管理混乱,入不敷出。等他到任一看会计帐本,不禁大吃一惊。古语说“一贫如洗”,南京户部却是亏空严重,每年收入白银238500两,支出却达428600两,赤字达190000万两。江南本富庶地区,原来还能勉强支撑,后来北京户部借南京户部钱粮,一借不还,遂至亏空。

吕维祺到任后,励精图治,加强管理。三年后,他不仅将三十八仓、五场修葺一新,场场雨天无忧,还扭亏为盈,使南京户部仓场屯粮满盈,就是三年不收,也可保证每年支出,还有盈余。(新安县纪委监察委)

 


 
 
 
关于我们 | 郑重声明 | 网上调查 | 联系我们
Copyright@2008-2013 中共洛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洛阳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
豫ICP备05009955号 地址:洛阳市洛龙区开元大道218号
访问统计:
技术支持:“河洛清风”网编辑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