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-->廉政文化-->史海钩沉
丝绸之路与大运河
】作者:寇黎薇  来源:洛阳市纪委监察委网站   时间:2018-11-09 18:00:47  浏览 人次
 

一条路,从九州腹地,蜿蜒向西,穿越沧桑古道、雄伟山川、茫茫西域,抵达中西亚和欧洲。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,叫“丝绸之路”。

一条河,自洛水之阳,曲折向东,流经广袤平原、滔滔江河、旖旎小镇,贯通南北。它有一个雄伟的名字,叫“大运河”。

东汉永平七年(公元64年),汉明帝刘庄梦到一个身高六丈,头顶放光的金人自西方而来,在金殿上飞绕,于是派大臣蔡愔、秦景等十余人出使西域,遣使西行拜求佛法。蔡愔等取经团队从洛阳向西,沿着因王莽之乱而中断几十年的西汉丝绸之路,历经千难万险,终于到达大月氏,在那里遇到传法的印度高僧摄摩腾与竺法兰。在蔡愔等人的力邀下,两位高僧同他们一起,用白马驮着四十二章经和佛像,回到了洛阳。汉明帝下令在都城外建了中国第一座官办佛寺——释源祖庭白马寺。

几年后,班超投笔从戎,随大将军窦固出征匈奴,随后奉命出使西域。他率队一行共36人,以“不入虎穴焉得虎子”的果敢勇猛,斩杀匈奴使者,征服了西域各国,使中原恢复了与西域各国的联系,丝绸之路也重新焕发了往日生机,并且丝绸之路的起点从西安向东延伸到洛阳,班超第一次称此路为“汉道”。汉和帝永元九年(公元97年),班超派甘英出使大秦(罗马帝国)。甘英率领使团一行从龟兹出发,经条支(伊拉克境内)、安息(伊朗境内)诸国,到达了安息西界的西海(波斯湾)沿岸。班超之子班勇任西域长史时,将匈奴彻底驱逐出西域领地,维护了西域各国的和平,保护着丝路的平安畅通。班勇还把在西域多年的见闻,写成了《西域风土记》,记录了自光武帝建武元年(25年)至安帝延光四年(125年)整整100年的西域诸国的地理、历史和文明。从此,悠扬的丝路驼铃从遥远的地中海摇到了中国的“天下之中”——洛阳,这条东西通道,将中原、西域与西亚、欧洲紧密联系在一起,

一千五百年前,隋炀帝杨广在汉魏洛阳城西边,以洛水为中心轴,建起了一座举世闻名的都城——隋唐洛阳城。他为了加强中央对南方的统治和保证南北物资畅通,于大业元年(公元605年)以洛阳为起点,开凿了一条迄今为止世界最长的人工河,将黄、海、淮、长江和钱塘江五大水系串连起来,贯通了中国从内陆到东部南北的航运,打造了一条帝国最重要的交通大动脉。大运河的开通,使得从中原到国家东北东南的交通运输变得极为便利,水路航运不仅大大节约了运输成本,而且缩短了航程和运输时间,加速了南北方经济文化交流。隋炀帝虽然因好大喜功被人诟病,但他开科举、修运河的创举,无疑是泽披千秋的不世功业。在后代政权中,这条河对经济与军事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
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,通过洛阳这个中心点,丝绸之路与大运河连通了中国的东西南北,实现了国家真正在地理意义上的融会贯通。虽然丝路与大运河的开辟初衷都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,以军事战备为目的,但它们对后世的历史意义却远远超越于此,扩大到国家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各个领域。从此,丝绸之路的对外开放,从洛阳一直延伸到东部平原和东南沿海,促进了国家经济的飞速发展。例如杜甫诗中的“开元盛世”:“忆昔开元全盛日,小邑犹藏万家室。稻米流脂粟米白,公私仓廪俱丰实。”

由于国内外贸易的广泛交流,在丝绸之路与大运河的沿线,无数城镇迅速成长起来。丝绸之路上的一些西部军事重镇,因往来商贾的聚居也成为贸易重地。在运河的两岸,蚕丝业发达的鱼米之乡,一些曾经不知名的小城市,因漕运和精美的丝绸而日渐繁荣,成就了后来富庶的江南。“要想富,先修路”,这句现代名言也源自古人的智慧。

我们可以想象隋唐时期的对外贸易:一艘艘商船从风光如画的江南小镇出发,碧水清波上,飘曳的白帆载来了南方的丝绸茶叶。在洛阳的东都三市,无数西域商人云集,争相选购心仪的中国商品。西出阳关,在大漠孤烟里、长河落日下,如油画般苍凉而壮美的驼队把精美的丝绸瓷器运到遥远的西方各国,成为那里上流社会竞相追捧的奢侈品。同样,西方异域的文化与商品也被高鼻深目的胡人带到洛阳,又从大运河运到南方,直到东南亚。在洛阳这个中心枢纽,全国各地、中国与西亚、欧洲,民族的融合、经济的交流、思想的碰撞、文化领域的沟通越来越广泛而频繁。

走过两千年的丝绸之路是中国对外政治经济文化的开放之路,记录的是泱泱中华的强盛、繁荣、包容与一以贯之的和平发展理念;流淌一千多年的大运河,凝聚着万千古人的血汗,书写的是华夏民族的智慧、勤劳、勇敢和拼搏进取的开拓创新精神。大运河与丝路的连通,促进了中国的大一统,奠定了沿线的城市格局,加快了各种文明在中国的融汇与创新。同时,“以史为鉴,可知兴替”,丝绸之路与大运河带给我们的深刻启示就是:改革开放是国家强盛的必由之路,军事与经济发展必须相辅相成。汉隋唐宋时期社会的繁荣离不开对外开放,而清代的闭关锁国使得国家科技、工业落后于西方几个世纪;没有繁荣的经济,国防就是无源之水;而忽视国防的经济繁荣,只会被更多贪婪的人觊觎,北宋的“靖康之难”和清末“火烧圆明园”都是“人为刀俎我为鱼肉”的典型。


 
 
 
关于我们 | 郑重声明 | 网上调查 | 联系我们
Copyright@2008-2013 中共洛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洛阳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
豫ICP备05009955号 地址:洛阳市洛龙区开元大道218号
访问统计:
技术支持:“河洛清风”网编辑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