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-->警钟长鸣
“职务上去了,灵魂却没有跟上” ——吉林省白城师范学院原党委书记刘晓春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】作者:  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  时间:2019-04-25 09:52:08  浏览 人次
 

刘晓春,吉林省白城师范学院原党委书记。2018年8月,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吉林省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。同年11月,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并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、提起公诉。张恒旭摄

六十一甲子,一甲一循环。吉林省白城师范学院原党委书记刘晓春,还有三个月时间就满花甲之年,即将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,却因贪腐坠入“深渊”。

经查,刘晓春违反政治纪律,对抗组织审查;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违规收受礼金、使用公车、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;违反组织纪律,利用职权违规为他人谋取利益;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,利用职务之便,在工程建设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。

悔恨、煎熬……铁窗之内,这名在教育系统“耕耘”近40年的老干部,这位29岁即任白城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人事处处长、当年全市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,正等待着法律的严惩。

“在审查调查过程中,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是,刘晓春家庭环境优越,生活上并不差钱。”吉林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。为何这样一个看似对金钱诱惑颇有抵制力的领导干部,最后还是一步步堕落?又是什么让一位年近花甲、即将退休的老干部疯狂敛财,在犯罪的道路上渐行渐远?刘晓春的堕落轨迹,对许多党员领导干部,尤其是高校领导干部来说,不失为深刻的警醒。

防线失守,从收土特产到权钱交易

“觉得送的钱不收不够意思”

刘晓春1959年7月出生于一个高干家庭,从小家庭生活宽裕,受过良好教育,一路顺风顺水——

1977年高中毕业后,他成为最后一届下乡的知识青年。1978年,又考入了白城师专,成为了一名大学生。“国家不但每月都给生活费,毕业后还包分配,用当时老人的话来讲那是端上了‘铁饭碗’、吃上了‘官家饭’。”刘晓春回忆道。

毕业后,刘晓春留校。凭着自己的努力,他获得领导和同志们的肯定,29岁就当上了白城师专人事处处长,成为全市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。1996年,被提任副校长。2003年,吉林省委批准组建首届白城师范学院领导班子,年仅44岁的刘晓春被推选为白城师范学院副院长。2011年,被调整为学院党委副书记。2015年2月,又被提拔为白城师范学院党委书记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感觉“自己的人生达到巅峰”。

“刚开始,我也是立志要干一番事业,内心是向善向好的。我的家庭生活很宽裕,生活上是不缺钱的。我时常告诫自己,一定要管住自己,谁的钱都不能收。”刘晓春说。

然而,随着职务的升迁,他的防线逐渐被击破。

“他们先是送我土特产,我觉得这点土东西也不贵,就收下吧,否则面子上也过不去。”随着工作岗位不断调整,特别是当上白城师院党委书记后,成了名符其实的一把手,手握重权、可支配巨大资源的刘晓春成为商人争相拉拢的“红人”。

从收受土特产品开始,后来慢慢演变成收钱,从选择性收钱到后来的来者不拒,再到权钱交易……他喜滋滋地享受着绝对权力带给他的利益和快感,“失去了警觉,甚至觉得送的钱不收不够意思。”

“是不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拉着我这么干呢?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一种行为方式和历史宿命吗?不,不是的!偶然之中有必然,现象背后有本质。”刘晓春自问自答。

“虽然职务上去了,灵魂却没有跟上。”在接受审查调查期间,刘晓春这样剖析自己。事业上的成功并没有带来理想信念的坚守,随着年龄增长、职务提升,他痴迷于权势,渐渐迷失了自己。自己的信仰在变,人生观、价值观在变,朝着私欲膨胀、一切向钱看的拜金主义方向变……

尤其是2015年职务调整时,他的心情与以往历次被提拔时有些不太一样,一是沉浸在个人奋斗成功的喜悦多于对组织培养的感恩回报;二是感觉有权了,接近你的人多了,时不时便产生了有权要会用的奇怪念头。“觉得有权了,我给你办事了,你来感谢我,主动给我的,又不是我要的,这样就不是大问题。这种感觉好像是在说,做官就应当发财。”刘晓春说。

“权力染上铜臭味是最大的政治风险。”权力与金钱勾连,带来的必然是腐败,刘晓春就是例证!

“吃相”难看,大钱要搂小便宜也占

“别人坏一个手机能换十个八个,我才换来三四个”

患生于多欲,祸生于多贪。刘晓春的不归路就始于“贪欲”两个字。

在白城师院项目投标过程中,刘晓春直接违规插手工程项目,甚至和建筑公司一起大打“组合拳”,组织多家企业参与串标、围标,确保行贿企业获得白城师院的工程项目。2010年,白城师院陈某听到学院要开发建设教师住宅的消息,主动找到刘晓春,让其在项目承建上给帮帮忙。事后,陈某送给刘晓春一套住房。2015年,陈某提出让学校回购其投资的学生公寓经营权,刘晓春满口答应,这次他一次性收受了陈某上百万元。2016年他收受建筑商王某钱款;2017年至2018年先后收受建筑商代某钱款……

不仅“来者不拒”,刘晓春还“主动出击”。2015年4月,刘晓春打电话给建筑商钱某说:“我爱人要用车,想跟你借一台二手车开。”不久,钱某购买了一辆高档轿车,并落户到刘晓春亲属名下,成为其爱人上下班的交通工具。尽管知道是钱某特意买给他的新车,但刘晓春丝毫没有退还的意思。


 
 
 
关于我们 | 郑重声明 | 网上调查 | 联系我们
Copyright@2008-2013 中共洛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、洛阳市监察委员会版权所有
豫ICP备05009955号 地址:洛阳市洛龙区开元大道218号
访问统计:
技术支持:“河洛清风”网编辑部